首页 >>法学研究 >> 案例展示 >> 详细内容
案例三:未成年人陈某某等寻衅滋事案
发布:2017-04-26 来源:  作者:  浏览量:0 
案例三:未成年人陈某某等寻衅滋事案


未成年人陈某某等寻衅滋事案


【基本案情】


    原公诉机关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陈某某,男,16周岁,汉族,小学五年级文化程度,农民。


    被告人孙某某,男,15周岁,汉族,初中一年级文化程度,农民。

    被告人何某某,男,14周岁,汉族,初中二年级文化程度,农民。


    被告人郑某某,男,16周岁,汉族,初中二年级文化程度,农民。


    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检察院以灞刑未检刑诉(2014)01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某某、孙某某、何某某、郑某某犯抢劫罪,向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


    (1)2014年3月5日13时许,被告人陈某某在西安市灞桥区某中学后面的土堆上,采取暴力手段抢走被害人陈某现金10元。赃款挥霍。


    (2)2014年3月7日18时许,被告人陈某某、孙某某、何某某等人为抢劫财物,将被害人封某某、王某从西安市灞桥区某街道“某网吧”内叫出,后强行将二人带至灞桥区某村一空地出拳打脚踢,并抢走被害人封某某现金1元。赃款挥霍。


    (3)2014年3月9日16时许,被告人陈某某、孙某某、何某某等人在西安市灞桥区某街道“某洗浴中心”后面空地处,对被害人王延某、苏某某拳打脚踢,并抢走被害人王延某现金40元、苏某某现金20元。赃款挥霍。


    (4)2014年3月15日17时许,被告人陈某某、孙某某等人在西安市某中学附近,拦截被害人王仲某、路某等人,遂将二被害人强行带至灞桥区某街道某村一空地处拳打脚踢,并抢走被害人王仲某现金20元。赃款已挥霍。


    (5)2014年3月下旬的一天17时许,被告人陈某某、孙某某、何某某、郑某某在西安市灞桥区某街道“某网吧”内,将被害人贾某某强行带至网吧旁边的巷子内,对被害人贾某某拳打脚踢,并抢走现金3元。赃款挥霍。


    (6)2014年3月28日16时许,被告人陈某某、孙某某、何某某、郑某某在西安市灞桥区某街道某文化宫门前再次遇到被害人贾某某,遂将其带至某社区内,采取威胁手段抢走被害人贾某某现金31元。赃款挥霍。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孙某某、何某某、郑某某及原审被告人陈某某等人,于2014年3月期间,分别结伙在西安市灞桥区某中学、某小学附近或周边网吧附近针对未成年学生,以大欺小,多次实施轻微暴力或者威胁的手段强拿硬要多名未成年被害人少量现金的犯罪事实是清楚的,且证据确凿。


【裁判结果】


    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某、孙某某、何某某、郑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胁迫手段劫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已经构成抢劫罪。惟四被告人犯罪时均未满十八周岁,被告人陈某某、孙某某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当庭自愿认罪,依法对陈某某、孙某某、何某某减轻处罚,对被告人郑某某从轻处罚。遂以抢劫罪对被告人陈某某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又六个月,并处罚金
5000元;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孙某某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4000元;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何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又六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郑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2000元。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孙某某、何某某、郑某某不服,分别提出上诉。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上诉人陈某某、郑某某系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二人多次结伙在学校周边专门针对未成年在校中、小学生,以轻微暴力随意对未成年学生进行殴打,强拿硬要未成年学生随身携带的少量钱物,破坏学校周边的社会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其行为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应依法予以惩处。另在原审被告人陈某某及上诉人郑某某等人结伙在学校周边针对未成年学生实施寻衅滋事犯罪行为时,上诉人孙某某、何某某亦参与其中,二人的行为虽然符合寻衅滋事的性质,惟二上诉人在参与寻衅滋事行为时系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依法不应追究上诉人孙某某、何某某的刑事责任,但鉴于二上诉人行为属寻衅滋事的性质,故还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第四款的规定,交由孙某某、何某某的监护人严加管教。原审判决认定原审被告人陈某某及上诉人孙某某、何某某、郑某某的犯罪事实清楚,惟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和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对未成年人“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对于未成年人使用或威胁使用轻微暴力抢劫少量财物的行为,一般不宜以抢劫罪定罪处罚,其行为符合寻衅滋事罪特征的,可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故原审判决以抢劫罪定罪不当,依法应予以改判。遂二审撤销原审判决对各被告人的定罪量刑部分,并以寻衅滋事罪分别对各原审被告人予以改判:即改判原审被告人陈某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2000元;上诉人郑某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又二个月;对上诉人孙某某宣告无罪;对上诉人何某某宣告无罪;责令孙某某的法定代理人陈某对孙某某严加管教;责令何某某的法定代理人何某某对何某某严加管教。


    (案例推荐单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专家点评】


    未成年人犯罪具有特殊的生成机理,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应恪守
“保护优先”的理念,即以促进涉案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而非以惩罚为基本导向,这是现代各国刑事司法的通则。在我国,相关立法也确立了对成年人犯罪“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但在司法实践中,对未成年人犯罪简单套用成年人犯罪的处理模式与处罚标准的问题仍在一定范围存在,需要引起司法界的审视和检讨。

    本案中,四名未成年人使用轻微暴力结伙多次劫取未成年学生随身携带的少量现金的行为,究竟定抢劫罪还是定寻衅滋事罪,一审和二审判决结果不一致。一审以抢劫罪下判,四名未成年被告人而分别被判处六年半到三年不等的刑罚。二审则定性为寻衅滋事,因为罪名的变更,导致其中二人因不够刑事责任年龄而改判无罪,另外构成犯罪的二人所判刑期也大幅度减轻。我认为二审的改判是正确的,更符合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以及对未成年人犯罪重在教育挽救的立法精神。造成两审判决结果迥异的主要因素,并不是司法人员对相关法条和犯罪构成本身的理解有问题,而是对刑事政策和司法理念的把握存在差异。通过对本案的讨论,有助于促进司法工作者深刻领悟未成年人司法的真谛,从而推动未成年人司法的不断进步,为涉案未成年人的再社会化架设起坚固的司法桥梁。


    
(点评人: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学院院长  冯卫国教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2020 [陕西省法学会  www.sxfx.org.cn] Powered By [西部法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