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展示
 案例展示 | 案例展示
案例一:朱某某等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盗窃案


朱某某等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盗窃案


【基本案情】


    
2013年10月初,被告人朱某、郑某预谋通过支付宝实施盗窃。方法是先批量获取电信用户手机号码,然后利用支付宝平台查询系统筛选出开通支付宝账户的电信手机号码。用筛选出的手机号码登陆电信网上营业厅,将用户的短信拦截功能激活,设置拦截支付宝、银行客服发送的短信。随后登陆支付宝平台,输入已经激活短信拦截功能的手机号码,点击“忘记登陆密码”,支付宝系统便会将更改账户密码的验证码以短信方式发送给用户。利用拦截到的短信获得更改支付宝账户密码的验证码,对支付宝账户密码进行篡改,进而直接将支付宝账户和关联的银行卡内的存款转入其准备好的银行账户或利用支付宝账户买卖游戏点卡实施盗窃。

    2013年10月7日晚,朱某、郑某在海南省某市郑某家中,通过淘宝网联系到被告人李某,要求购买陕西电信用户的手机号码及对应的陕西电信网上营业厅登陆密码。李某先将从淘宝网一卖家处获取的十个手机号码及密码发给朱某,朱某、郑某用上述方法进行操作,分两次盗取了被害人魏某支付宝账户人民币39950元。10月8日二人前往海口市,当晚通过网络再次联系李某,李某通过淘宝网以3500元购买一万个陕西电信用户手机号码和密码,以4000元卖给朱某、郑某。二人购买多个网卡,在海口多家酒店内开始实施盗窃。10月11日,被告人陈某加入该犯罪团伙,制作了按键精灵程序,用以筛选手机号码,共同实施盗窃。10月12日左右,郑某通过电话将盗窃方法教给被告人吴某,并给其发了数百个手机号码及密码。吴某又伙同被告人杨某在海南省儋州市多家网吧及杨某所经营的花店内利用电脑实施盗窃。10月15日,朱某、郑某、陈某离开海口市。10月22日至26日,朱某与陈某二人又在海口市继续做案。

    经统计,朱某、郑某、陈某、吴某、杨某在2013年10月7日至10月26日期间,共盗取余某等被害人账户内人民币238228.71元。其中,郑某、朱某、陈某参与盗窃数额分别为人民币198184.71元、234341.48元、149761.48元,吴某、杨某盗窃数额为人民币3887.23元。所获赃款被五名被告人全部挥霍。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朱某、郑某、陈某、吴某、杨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网络盗窃他人账户钱款。其中,朱某盗窃人民币234341.48元,郑某盗窃人民币198184.71元,陈某盗窃人民币149761.48元,数额巨大,吴某、杨某盗窃人民币3887.23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构成盗窃罪。被告人李某非法获取一万个公民手机信息,出售给他人,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鉴于各被告人能够当庭认罪,且吴某、陈某协助抓获同案犯,有立功表现,依法从轻处罚。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百五十三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之规定,判决:1、被告人朱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又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2、被告人郑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又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3、被告人陈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4、被告人吴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又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5、被告人杨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又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6、被告人李某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7、未追回之赃款继续追缴。8、被告人李某退缴之非法所得4000元依法上缴国库。


    
(案例推荐单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专家点评】


    
本案是全国首例通过非法获取用户手机号码及网上营业厅密码,利用支付宝平台实施盗窃的案件。在短短19天内,5名被告人利用支付宝网络,共盗取59名被害人账户内人民币23万余元。本案的侦破和审理,在全国范围内受到了广泛关注。作为互联网时代的新类型盗窃案件,本案中盗窃犯罪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相交织,由于犯罪行为主要发生在网络空间,作案手法具有明显的隐蔽性、技术性,大量证据表现为电磁信息的形式,犯罪地具有一定的“跨时空”特点,即行为地主要在海南,而结果发生地亦即被害人所在地主要在陕西,且被害人人数较多。因此,本案的办理极具挑战性,在案件的管辖、证据的收集和运用以及法律的理解和适用上,都存在诸多疑难和困惑。办案机关在严格遵守罪刑法定原则和法定程序的前提下,与时俱进地适用法律,实现了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的有机统一。本案在二审期间,西安中院通过网络视频同步直播庭审过程;二审判决后,主审法官还专门写下判后寄语,对以“八零后”为主体的被告人进行了告诫,并对使用网络支付的用户提出了防范犯罪的建议,通过这些做法充分实现了法庭审理的普法和教育功能。本案的成功办理,对促进网络侵犯财产犯罪的依法惩治、加强信息化时代公民财产及个人信息的保护起到了积极作用。


    
(点评人: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学院院长  冯卫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