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会刊物
 学会刊物 | 法学动态

学会动态

(第6期)

陕西省法学会                          2019年8月8日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疑难法律问题研讨会综述

 

  2019年7月15日,由榆林市法学会主办,榆林学院政法学院、陕西省律师协会财税专业委员会、榆林市律师协会协办,陕西富能律师事务所、北京康达(西安)律师事务所、陕西英培律师事务所承办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疑难法律问题研讨会”在榆林市人民大厦二楼报告厅举行。来自榆林市、县及周边区域的公检法人员、律师近200人参会。研讨会由陕西省律协副会长、榆林市律协会长王卫东主持,榆林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刘静妮致辞,省法学会党组书记、副会长杨建军到会指导并致辞。

  此次研讨会邀请到顾德镳、李周仁、戴芳、杨喜涛、杜旭五位知名专家学者作为主讲嘉宾,从不同角度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中的疑难法律问题发表了具有学理意义和实践价值的演讲。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陕西省法学会刑事法学研究会副会长、陕西省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德镳以《从犯罪构成谈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为题,以刑法第205条为基础,梳理了1996年、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两个有关司法解释的衔接和未兼顾两种入罪条件的缺憾。他认为,在当前司法实践中,要注意:1、虚开行为的犯罪认定必须以具有社会危害性为标准;2、虚开行为的犯罪认定必须与目的相联系,即以抵扣为目的,若主观故意具有诈骗内容,应按牵连犯处理;3、若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未全部抵扣或未抵扣,未抵扣部分是未遂,不应作为既遂的从轻情节;4、既遂的数额应以实际抵扣的数额认定。

  长安大学教授李周仁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认定之探析》为题,从刑法原则、学术理论、司法解释与指导判例、司法实践等角度,解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认定。她认为,增值税属于流转税,是对销售商品或劳务过程中实现的增值额征收,是我国现阶段税收收入规模最大的税种。仅以虚开额、抵扣额、非法所得几个要素为依据,认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已不再适应司法实践的复杂性。从罪刑法定、罪刑相适应、疑罪从无等刑法原则出发,学界关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已形成结果犯的主流学说,并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释》以及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4日发布的第二批指导案例“张某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亦表明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需要有骗取国家税款的目的,并且还要造成国家税款流失的后果。司法实践中,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情形具有多样性,有的是为了“企业业绩”,有的是其他犯罪的手段,并不必然造成国家增值税款流失。因此,主观上不以偷税为目的,客观上没有造成国家税收损失的,不应认定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在此情况下,宜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处理。

  西北政法大学财税法教授、中国法学会财税法研究会常务理事、陕西省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戴芳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定罪中应注意的相关问题》为题,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数额及税收损失的认定进行分享,强调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系结果犯,其定罪量刑的数额应以抵扣且造成国家税收损失的数额计算。造成国家税收损失的数额应是抵扣的金额减去追回的数额、退赔的数额、领取发票时已经缴纳的税款。若只是虚开了发票并没有给国家造成税收损失的,则不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陕西省律协财税专业委员会主任、陕西省注册会计师CPA讲师团主讲教师杨喜涛以《新的商业模式下如何正确认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为题,指出涉税案件要从法务、商务、财务三个维度出发加以分析判断,强调法律是基础和前提,税法是关键。交易的真实要在新的经济发展模式下进行确定,定罪量刑时要综合考虑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结果、目的以及犯罪的主观故意。

  内蒙古京蒙律师事务所杜旭律师则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在司法实践中的认定及我们的态度》发表见解。结合自己的公安经历和目前辩护的巨额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税案件,剖析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犯罪构成。针对目前各地司法机关罪与非罪的标准不一、以及实践中存在的虚开模式、处理趋势,介绍了作为经济最为活跃的鄂尔多斯地区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认定处理上的理念变化,强调虚开的行为实际造成国家税收损失才构成犯罪目前已成为主流思想。案件处理中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给国家利益所造成损失的认定,是将行为人领取增值税专用发票向税务机关预缴的税款和行为人及其家属向国家退赔的款项,允许从实际被抵扣的税款中予以扣除,并有典型判例出现。

  上述专家学者的观点在与会人员中引起热烈的讨论和极大的反响,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案件的办理起到非常重要的指导和思考。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张某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 典型案例,是为审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案件处理提供依据,确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主观上需以骗取国家税款为目的—目的要件,且客观上须造成国家税款的损失—结果要件。“不以骗取国家税款为目的,未造成税款损失”的虚开行为不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等要件,是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构成的完善。

  随着榆林市经济的高速发展,引发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的大量出现。习总书记强调,对一些民营企业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一些不规范行为,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按照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的原则处理,让企业家卸下思想包袱,轻装前进。无疑,本次研讨会的召开,结合了榆林地区普遍存在的典型案例,相信会对今后全市公安司法机关处理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案件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为案件的法律适用和定罪量刑统一标准,避免造成司法适用的混乱。也为此类案件的当事人注入 “镇定剂”,使人民群众始终感受法律的公平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