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成果转化

6期

陕西省法学会                   2016年8月11日

 

法官员额制要

明确角色定位 强化系统思维

 

  日前,《人民法院报》刊发省法学会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西北政法大学李政教授的文章《明确角色定位 强化系统思维》。该文是李政教授在省法学会组织的专家学者深入基层调研的活动中,通过到司法体制改革的试点法院进行实际调研后对法官员额制进行的理论探讨,提出实行法官员额制需明确角色定位,强化系统思维,不能孤立看待。通过案件分流和发展多元纠纷解决方式并举,可极大减少审判案件的数量并节约司法资源,案多人少的矛盾或将根本改变。

  法官员额制是推进法院人员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建设的重要制度,是对法院审判职能的重新配置,如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所言,建立法官员额制,就是要实现人员分类管理,让优秀法官资源集中到审判一线,建立以法官为中心、以服务审判工作为重心的法院人员配置模式。

  在法官员额制试点过程中,目前争议最多的是案多人少的问题。自实行立案登记制后,法院的案件大幅度增加,而法官员额制则使法官数量大为减少,这样案多人少的矛盾更加突出,外加法官助理、书记员的缺位,法院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法官员额制对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分别按照39%、46%、15%的比例进行配置,具体由各省自行统筹。入额法官的比例,各省高院根据本省各级别、地域法院的法官人数和案件数量进行配置。以陕西省某试点基层法院为例,实行法官员额制前,全院共有法官66名,每年审执结案件2300件,人均结案近100件;按照省内统筹,该院法官员额比例为36%,首批入额法官为25人,院长、庭长19人,占到了入额法官的80%,按规定院长、庭长承担的审判任务少,则其余法官的工作量加大。从该试点法院入额法官的年龄看,普遍在45至55岁之间,年龄偏大。年轻法官因经验不足、家庭负担重等原因,以及案件终身责任制的压力,顾虑重重,导致申请入额的积极性不高,入额人数少。从上述试点法院的实际情况看,的确面临案多人少压力大的问题。

  但是,我们应当看到,实行法官员额制,根本上必须转变观念和改变现有的审判模式。实行法官员额制后,入额法官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审理案件,凡事一竿子插到底,其主要精力将集中在审判环节,即开庭审理和作出判决。另外,改革后要为入额法官配齐配强辅助人员,组建审判团队。开庭前的准备和庭审后判决书起草等大量工作应转由法官助理完成,书记员负责案件的记录等。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在案件审理中的分工、职能须明确划分并予以协作。因此,法官员额制需要明确法官角色定位。

  实行法官员额制,表面上看,法官数量比过去少了,并因立案登记制的实施而出现案多人少的矛盾。但实际上,法官员额制并不是一项孤立的制度,应与立案登记、诉前调解、审前调解、小额诉讼等制度有机衔接,通过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将案件分流。对于不需要开庭的案件,及时通过其他程序解决,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登记的案件都需要由法官组织开庭审理。对于那些需要开庭的案件,才由法官亲自审判,充分发挥法官的专业水平和判断能力,切实提高审判质量,让每个经过审判的案件都经得起事实、法律和良知的考验,从而实现司法公正、树立司法权威。

  目前,法院案件分流的主要方式是“诉调对接”,即起诉到法院的案件,法院根据案件的性质、种类,认为适合调解的案件,在立案登记前,采取委派调解的方式,即将案件委派给调解组织或调解员进行调解;在立案登记后,采取委托调解的方式,即将案件委托有关单位和个人进行调解。实践中,法院通过委派和委托调解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因受人员、经费等限制,由此分流出去的案件并不多。另外“诉调对接”的方式过于单一,未能实现多元纠纷解决的目标。

  “诉调对接”外,还应充分发挥审前准备程序的功能。在审前准备阶段,运用证据交换、审前会议等程序促进和解,法官助理或特邀调解员对案件调解,通过第三方专业机构对案件评估,开展法院附设仲裁或公证等。

  总之,实行法官员额制需强化系统思维,不能孤立地看待法官员额制。通过案件分流和发展多元纠纷解决方式并举,可极大减少审判案件的数量并节约司法资源,案多人少的矛盾或将根本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