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成果转化

3期

陕西省法学会                   2016年5月11日

 

对完善全媒体时代新闻著作权的两点建议


  近日,《新华文摘》2016年第5期全文转载了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陕西省法学会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会长孙昊亮博士的文章《全媒体时代新闻的著作权问题》。

  孙昊亮教授认为,随着信息技术和通讯技术的发展、应用和普及,我们已经进入了全媒体时代。全媒体时代,新媒体迅速扩张,媒体间日益融合,媒体竞争愈演愈烈。一方面,新兴媒体逐渐兴起,微博、微信、QQ、博客、电子图书、飞信、数字电视等新兴媒体日益成为社会公众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另一方面,新兴媒体与传统媒体之间逐渐融合,如报刊的网络发行、广播电视节目的网络化等等。全媒体时代下,“时事新闻”以几何数量高速传播,与传统媒体传播不同的是,几乎每一个阅读者又可能成为传播者。因此,传统媒体中只涉及少数机构的“时事新闻”著作权问题,在全媒体时代成为几乎关涉每一个人的问题。因为在全媒体时代,微博、微信、QQ等自媒体的使用,以及报刊、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与自媒体之间的融合,已经成为人们获取和传播新闻的重要手段。全媒体时代在给人们带给巨大便利的同时,著作权的侵权行为也逐渐增多、层出不穷。事实上,在传统媒体传播特点上建立起来的新闻著作权制度正面临着极大的挑战。 从某种程度上说,全媒体是一种全新的新闻平台和传播模式,全媒体时代对著作权制度提出了挑战。应该尽快从以下两个方面完善我国的著作权制度,解决日益突显的全媒体时代新闻的著作权问题:

  一是修改有关“时事新闻”不适用著作权法的排除规则。对于我国著作权法中“时事新闻”的相关规定,学者们颇有微词。《著作权法》第22条中有关“为报道时事新闻,在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中不可避免地再现或者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的合理使用情况中,“为报道时事新闻”中的“时事新闻”是否是《著作权法》第5条中的“时事新闻”?从逻辑上说,显然不是。这就导致了《著作权法》中的两个条文所出现的“时事新闻”并非同一概念。因此,针对我国现行《著作权法》,我们认为:首先应当删除《著作权法》第5条第2款中的有关“时事新闻”的规定,这有利于厘清司法和理论界对该条“时事新闻”概念的争论,有利于对媒体合法权利的保护,避免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更有利于构建一个公平有序、鼓励原创、促进传播的媒体竞争环境。

  二是修改有关“政治、经济、宗教问题时事性文章”的合理使用制度。对于我国《著作权法》第22条第4项,首先,该条对媒体的列举只涉及了“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虽然在这些媒体的列举之后又有“等”字给予“兜底”,但是,在现今网络媒体迅猛发展、传统媒体日益网络化的全媒体时代,增加网络媒体是时代的必然要求。该条款的立法初衷就是为了涉及政治、经济、宗教问题的新闻可以被广泛传播,从而维护公共利益。网络媒体作为最迅速便捷的新闻媒体,应当担负起促进传播的重任。其次,“时事性文章”的概念未予准确界定,导致了司法实践中的混乱。实际上,在现实生活和司法实践中,区分“时事新闻”和“时事性文章”实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第三,该条款中规定了“但作者声明不许刊登、播放的除外”。合理使用是为了公共利益而对著作权人权利的一种限制,不应当由作者进行选择,否则有可能损害公共利益。因此,建议对“时事性文章”的概念进行界定,将其定义为:为宣传和报道国家关于政治、经济和宗教方面的大政方针、政策而创作的作品。缩小目前对于“时事性文章”范围的理解,将绝大多数有关“时事”的“文章”排除在合理使用之外。这符合著作权制度中合理使用条款的立法宗旨,有利于社会公众了解国家的大政方针、政策,也有利于对媒体利益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