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成果转化

2期

陕西省法学会                  2016年5月3日

 

我省司法人员人身安全保障的建议

 

  近日,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禄生、德国马普刑法所博士研究生周子实共同撰文,就司法人员的人身安全保障问题提出了建议。

  一、司法人员人身安全威胁是各国共同面临的难题

  当事人因为对诉讼过程或结果不满而报复伤害司法人员是世界一些国家共同面对的问题。在美国,从1970年开始,美国国内针对法官的各种暴力事件逐年增多。据美国 “国家司法行政官协会”统计,在过去35年间,州司法系统层面分别有8名法官和3名检察官在当事人的报复事件中遇难,另有17名法官、检察官受伤。其中,1988年,纽约联邦一名法官的住所遭案件当事人持枪袭击,施害者闯入法官家中将其杀害,并饮弹自尽(该事件细节与北京昌平区法官马彩云的不幸有一定相似之处)。在英国,据《卫报》统计,仅在2012年1月至2013年1月间,英国就发生了23起有记录的针对法官的威胁和攻击事件,其中1件危及法官的生命。在德国,司法人员因为办理案件而遭遇当事人报复的情形屡见不鲜。德国法官协会的统计显示,1974年至2014年,德国法庭上共发生118起暴力犯罪,其中50起造成了伤亡,死者中有10名司法人员。在奥地利,2011年,共86名法官、检察官及其他司法人员遭受到了当事人恐吓与威胁。在瑞士,联邦法官遭遇到越来越多的安全威胁,法官每年不仅要多次寻求警方保护,甚至还配备了胡椒喷雾、高亮手电筒等用以防身。

  二、司法人员人身安全威胁的原因及其影响

  当事人报复司法人员的原因是多样的。其中,司法的固有属性不容忽视。司法是对不同主体利益的平衡与分配。利益分配必然形成大或小的不满。无论刑事诉讼还是民事诉讼,任何国家都有一些当事人无论判决是否公正,只要结果不利于自己,就不愿接受。当这类群体的观点与法院判决产生冲突时,针对司法人员的暴力行为就可能产生。

  司法人员人身安全遭遇威胁所导致的后果也是多方面的,其中最显著的就在于可能不同程度地影响司法人员公正行使职权。1999针对美国1029名法官的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法官表示,因为受到当事人威胁或侵害而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改变自己未来的司法行为。法官被迫改变自己的司法行为,无疑将以牺牲司法公正为代价。对法官的伤害最终可能伤害的是整个司法系统,一个公正的司法系统,必须包括为司法人员提供一个有人身安全保障的环境。

  三、美国和德国相关问题的经验与教训

  美国是司法人员安全保障改革较为成功的国家,这得益于自上而下的重视与推动。主要包括:一是建立强有力地专门安保机构——在美国法警总署内设立司法安全处,负责管理全美联邦司法系统5000名法院安全官。这些安全官为全美2200名法官和超过10000名法院工作人员提供日常安全保障。二是加大对司法系统安保工作的财政投入,配备更多的安保人员、采取更严密的安全保护程序和购置更先进的设备。仅在2012年,联邦法院系统在安保工作方面的预算就高达4。2亿美元。三是提升司法人员的安全防范意识。美国法警总署在2008年专门设立“国家司法安全中心”,为司法人员提供有关本人及其家人安全保障的知识培训。四是推出伤害风险评估系统。这也是美国司法人员安全保障的亮点。司法安全处情报办公室逐步开发出一套结合当事人过往经历和近期行为的风险评估系统,在当事人表达出某种负面情绪时,情报办公室开始介入调查、分析与识别潜在的施害者。仅在2012年,情报办公室就发现、调查并排除了1370件针对联邦司法人员的威胁。

  德国则基本走向了美国的反面。尽管司法人员安全威胁事件层出不穷,德国国内也有全面改革司法安保体制的呼声,但从整体而言,仍然体现为小修小补,上层的重视程度不够。具体而言,首先,德国的司法人员安全保障工作缺乏一个强有力的中央领导机构,而是由司法系统自我分散的运作。其次,德国在司法人员安全保障方面的投入相对不足,不少法院在司法人员人身安全基本保障措施建设方面都面临经费不足的窘境,小城市的低级别法院尤甚。最后,德国对法官安全防范意识的专门培训不足,仅有个别法院零星开展了这项工作。

  四、我省司法人员安全保障的四点建议

  对于侵害司法人员人身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的事后处罚是确保司法人员人身安全的必要保障。然而,单纯的事后严处治标不治本,应当从以下四个方面做好事前预防:

  一是从中央层面重视司法工作人员的安全保障工作。司法人员安全保障制度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没有顶层的强力推动很难取得实效。司法人员伤亡事件若无法得到充分重视,负面作用将会扩大。要充分保障我国司法人员的安全,中央层面的强有力推动不可或缺。这方面,美国的经验值得借鉴。

  二是全面提升司法人员的安全防范意识。目前,我国司法机关工作人员自我安全保护意识较为薄弱。当务之急应在我国司法系统内部,由法官学院和检察官学院全面推动司法人员安全防范意识的培训,系统传授如何识别当事人的行为表现,避免让本人及家人陷入危险境地,以及面对危险时如何充分自救等。

  三是逐步增加司法安全保障的财政投入。物理阻碍是保障司法工作人员安全的重要手段。美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充足的经费保障,而德国的教训中经费投入不足难辞其咎。我国应加强司法人员安全保障体制建设,在司法经费可承担的基础上,逐步扩大投入,升级安保设备,增加安保人员。

  四是尝试推出伤害风险评估系统。科学的伤害风险评估系统能够根据当事人的过往表现和近期行为,精确定位“施害者”,从而有效避免伤害司法人员事件的发生。不过,这套评估系统需要丰富的经验积累与技术支持,贸然移植可能无法获得预期效果。可在条件允许时尝试若干试点,总结经验后逐步推广。

 

  (根据中国法学会《要报》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