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成果转化

1

陕西省法学会                  20151230

 

关于加强网络安全立法、互联网爆恐

信息监测和网络社会治理的对策建议

 

  “互联网+”背景下,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新一代通信技术在促进经济形态演变的同时,也会催生新的安全风险:网络舆情危机、网上虚假信息泛滥、网络恐怖主义等,引发网络信息内容失控;大规模网络攻击严重威胁关键基础设施安全,网络社会治理面临重大挑战。为了应对上述挑战,2015年12月9日,第六届中国信息安全法律大会在北京召开,大会以“威胁治理,安全创新”为主题,深入探讨了如何构建政府与企业、国家与社会、技术与法律协同的网络社会治理创新体系这一亟需解决的时代课题。

  本次会议由信息网络安全公安部重点实验室(公安部第三研究所)、北京邮电大学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西安交通大学信息安全法律研究中心和陕西省法学会信息安全法学研究会联合承办,共邀请来自相关各级行政机关、信息安全实务部门和学术界的专家学者240多人参会。其中,包括中央网信办政策法规局副局长李长喜,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法制工作处处长李菁菁,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6集团军副军长安卫平,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网络社会治理创新研究”首席专家、西安交通大学信息安全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陕西省法学会信息安全法学研究会会长马民虎教授,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周汉华教授,重庆大学齐爱民教授,天津大学法学院院长孙佑海教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律中心张楚教授,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高富平教授,新疆财经大学赵丽莉副教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李海英主任,奇虎360总法律顾问傅彤,微软公司可信赖计算部总监陈恺,英特尔中国区标准法规部总监张华燕,欧盟—亚洲信息学会和信息通信技术政策顾问Thomas Hart等发表了各自的观点与建议。现将针对陕西省的主要观点及对策建议汇总如下:

  一、新技术背景下的网络安全立法及其落地措施亟待制定

  当前网络和信息技术已经深度融入我国经济社会的各个方面,在促进创新、带动发展、繁荣文化的同时,网络安全问题也不容忽视。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从总体国家安全观出发,加快推动《国家安全法》、《网络安全法》等一批重要的网络安全立法活动。2015年公布的《网络安全法(草案)》将我国网络安全领域的立法推入实质阶段。

  特别是,在当今大数据背景下,数字经济的前景非常光明。未来在云计算、大数据等领域的发展都与网络安全法息息相关。陕西省作为科技大省,信息安全法律研究也在全国处于领军地位,应当充分利用地方性立法的机会,制定网络安全企业的振兴促进办法,吸引更多有竞争力的安全企业落户陕西。同时,要认识到在“互联网+”时代,安全就是竞争力,着力培育陕西相关企业事业单位的安全文化。

  此外,要充分利用国家“宽带中国战略”发展的契机,尽快制定陕西省宽带中国战略的实施办法,对陕西的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进行统筹规划、统一布局,将其纳入陕西省社会经济规划,对其进行适度的超前规划和超前发展;促进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通信技术企业的引进和培育,力争将陕西省发展成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中心。

  针对大数据等新一代通信技术引发的个人信息过度收集、擅自披露、提供以及非法交易与个人信息保护之间的平衡问题,还需要结合陕西省的实际,制定具体的地方性法规和管理办法,既明确和尊重个人信息权利的私权性质,又为大数据等新一代通信技术的发展提供充足的空间,特别是对“互联网+”背景下的个人信息保护的焦点问题,如数据中心的建立、跨境数据流动等,作出具体审慎的制度安排。

  二、建立互联网暴恐信息等威胁情报动态监测机制是当务之急

  在当今大数据时代中,针对愈演愈烈的网络安全问题,如何进行事前预防,如何从纷繁复杂的数据情报中有效捕捉网络威胁,从而提前预警,将网络威胁扼杀在摇篮中,这是亟需关注的问题。尤其是,互联网已经成为恐怖势力开展恐怖活动的重要工具,暴恐音视频以其煽动性极强的特性,成为催生宗教极端主义、暴力恐怖思想的重要诱因,恐怖组织利用互联网传播暴恐信息,威胁社会稳定。因此,目前互联网暴恐信息等网络威胁呈现复合化趋势,其治理模式业已发生转变,由此使得对于网络威胁情报的收集和利用显得尤为重要。不同国家对于网络威胁情报共享有着不同对策,概括而言都设置网络威胁情报共享规则,建立和完善网络威胁情报共享机构体系,明确网络威胁情报共享综合模式,重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领域网络威胁情报共享并建立相应激励机制。

  但是,考虑到我国目前网络安全立法缺失,体系化的国家安全威胁情报共享机构体系尚未建立等问题,由于陕西省所处的地理位置的特殊性(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起点),特别要加强针对互联网暴恐音视频等威胁情报的治理,应建立网络威胁情报共享中心,明确相关主体权利义务,并加强预防观念和基层教育,重视暴恐信息网络传播的预防控制机制,加大暴恐音视频防控领域区域合作力度,畅通网络空间治理合作的渠道。

  三、网络社会治理和网络秩序维护需要建立精细化的多元治理模式

  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安全和发展是一体之两翼、驱动之双轮。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网络空间是虚拟的,但运用网络空间的主体是现实的。互联网的发展在推动社会经济进步的同时,也给社会管理带来了难题。网络社会治理、网络空间安全、网络秩序维护等问题日益突出,网络空间的管理已经成为社会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

  针对当前网络安全面临的风险和挑战,公安机关在依法履行职责,承担着繁重任务,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但是,在网络监管和执法层面依然存在许多问题。究其原因,是对网络社会治理的关键认识不够深入。网络社会治理的本源仍然是新技术利用所产生的“社会风险控制”问题,将网络社会和现实社会割裂看待的思路显然无法解决网络社会治理问题,更无法利用网络社会进行社会治理的变革。

  因此,应当将网络社会治理作为社会治理的新领域、新内容,要对其进行精细化的多元治理。针对陕西省网络社会的特征,按照“积极利用、科学发展、依法管理、确保安全”的原则,应建立包括法律规制体系、行政监管体系、行业自律体系、技术保障体系等在内的,精细化的网络社会多元协同治理创新机制。

  具体来说,就是通过大数据技术,对于社会治理的各个方面进行全过程的风险控制,及时的发现风险、隔离风险、处理风险。结合陕西省的实际情况建议:(1)建立易燃易爆危险品及关键基础设施的大数据分析中心,对于陕北油气储运管道、西咸新区航空港、西安地铁等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领域进行大数据分析,及时提取风险和威胁信息并与相关管理部门共享。(2)建立陕西社群民意舆情大数据分析中心,以实时监测互联网舆情,及时对舆情进行疏导。

  为了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提出的“保障网络安全,促进有序发展”的重要主张,陕西省应当抓住“互联网+”的历史机遇,通过地方性立法切实落实网络安全保障和网络社会治理,同时,促进新一代通信技术产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