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成果转化

国家安全视域下西北地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完善路径

 

西北政法大学2015级博士研究生李斌

 

  对于西北地区而言,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建设不仅要满足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需求,还要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指导下,适应西北地区的特殊区情,满足西北地区稳定发展和国家安全的需要。

 

  一、国家安全视域下西北地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影响因素分析

 

  在西北地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过程中,应当特别考虑以下因素,并注意其与国家安全和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关系。

 

  (一)恐怖主义造成的反恐维稳压力

 

  恐怖主义是总体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因素。以维护社会治安秩序、防控违法犯罪行为为己任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也必须以国家安全为立足点,对恐怖主义进行防控。而西北地区特别是新疆地区,由于历史、政治、管理等种种原因,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恐怖主义不断发展,并愈演愈烈,出现了大量违法犯罪活动,给我国的国土安全、政治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国民安全等国家安全利益带来了极大的破坏和威胁,严重影响着全国人民的安全感。因此,在西北地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建设过程中,必须从维护国家安全利益出发将防控恐怖主义作为首要考虑因素。

 

  (二)宗教极端主义造成的去极端化压力

 

  从国内外恐怖主义的形成过程中,我们可以发现宗教氛围浓厚——非法宗教活动——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这一链条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这一演变链条将怀着朴素宗教感情的淳朴民众一步步引入了对抗、违法犯罪的深渊,不仅破坏了我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而且危害了我国的国家安全。因此,在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建设中,应当结合这一演变链条,采取去极端化措施来防控极端主义、恐怖主义违法犯罪的出现。在西北地区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中,必须从维护国家安全利益出发将去极端化、防控宗教极端主义作为重要考虑因素。

 

  (三)经济落后造成的社会保障压力

 

  西北地区地处西部,在祖国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并没有占据多少地利和资源优势,虽然经过西部大开发的建设,但其经济收入和生活水平仍然落后于中东部地区。在贫穷和生存的压力下,不仅容易导致盗抢等违法犯罪现象的出现,也容易被别有用心之人的经济利益所引诱而走上无法挽回的道路。同时,也使得当地政府的安全等社会保障支出不够,无力支撑高效的社会治安保障体系建设。因此,在西北地区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中,必须从维护国家安全的长远利益出发将发展当地经济、增加民众收入作为重要的考虑因素。

 

  (四)文化教育落后造成的消除民族隔阂压力

 

  民族团结和民族融合建立在各民族交往和交流的基础之上,而交往和交流最重要的工具就是语言、文字。我国作为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在当下南疆很多维吾尔族聚居的农村地区,因为历史等种种原因,作为当地社会主体的中青年人,竟然大部分都不能用普通话交流,这不仅无法实现与其他民族的交流和沟通,容易造成民族隔阂,还容易因误解而发生矛盾和冲突,产生违法犯罪行为,威胁着国家的文化安全、社会安全、政治安全和国土安全。因此,在西北地区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中,必须从维护国家安全长远利益的角度出发,将大力发展当地的语言和文化教育作为重要的考虑因素。

 

  (五)地处边疆造成的国际合作和防渗透压力

 

  西北地区地处西北边疆,新疆自治区与其他国家有大面积土地接壤,周边国家的政局和社会并不稳定,防范边境内外安全威胁的压力十分沉重,再加上西北地区地处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腹地,承担着重要的经贸往来、人员交流和安全保障任务。在这种局势下,在西北地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建设过程中,必须做好防渗透工作,维护自身安全,又要加强国际合作,促进共同安全的实现。

 

  二、国家安全视域下西北地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完善路径

 

  (一)反恐维稳方面的完善思路

 

  1.保持和完善现有各项法律、行政措施及其力度

 

  目前,新疆地区三期叠加的态势依然没有改变。为此,首先,必须继续完善我国现有的反恐中央立法和地方立法,对恐怖主义犯罪保持严打态势。虽然我们现有的反恐立法可以基本适应反恐需求,但是随着各地反恐工作的深入推进,必然会存在实体和程序方面法律规定缺失的情形,为了实现效率、公平和人权价值的统一,就有必要对现有的反恐法律不断完善,以适应现实需求。其次,继续保持和完善现有的各项行政措施和力度。新疆反恐工作中有大量行政措施的运用,从现有的各项行政措施来看,譬如片区管委会制度,虽然存在着人员机构庞大、监督管理力度弱、投入大、民主化程度不高等问题,但这也是由严峻的反恐形势所决定的。为了国民安全、社会安全和国土安全这一更大利益,有必要在各项行政措施的实行中,继续保持现有力度,并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不断优化和完善,以促进反恐工作效率的提高和对人权的保障。

 

  2.适度将新疆各项反恐维稳措施向西北其他省区推广

 

  从新疆的各项反恐维稳法律、行政措施来看,虽然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巨大,也存在着一些运行和管理上的弊病,但不得不承认,其在对民族地区的社会管控方面确实提高了不少效能。鉴于西北地区复杂的民族、宗教和社会状况,在这些地区,有必要进一步强化和提高对基层社会的治理和控制力度。因此,适度地将一些新疆地区反恐维稳的法律、行政措施借鉴、移植到西北地区其他民族、宗教和社会状况复杂的地区,加强政府对当地基层社会的管控力度,强化当地的治安防控体系,是值得考虑的。

 

  (二)去极端化方面的完善思路

 

  1.保持和完善去极端化的各项法律、行政措施及其力度

 

  思想的形成需要很长的周期,极端思想的去除也绝非短时间内可以实现。去极端化工作作为社会的深层清理,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进行。为此,我们必须继续保持现有的各项去极端化的法律和行政措施及其力度,并在实践中根据出现的新情况进行调整和完善,从而实现去极端化的工作目标,维护国民安全、社会安全和国土安全。

 

  2.适度将寺管会的宗教活动管控模式在西北其他地区推广

 

  从对整个西北地区宗教活动的管理情况来看,普遍存在着宗教活动管理不到位、标准不统一的现象。这就为非法宗教活动的生存提供了机会,容易在浓厚的宗教氛围下一步步演变为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新疆地区在宗教活动中采取的寺管会管理模式能够有效地对各种宗教活动进行审查,并确保标准适用的统一性,为宗教活动的健康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这一经验和做法值得在西北其他穆斯林聚居地区推广,从而消除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形成的隐患。

 

  3.加强对教育转化工作的法学研究和立法工作

 

  从目前来看,现阶段的教育转化工作还可以以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的思维和方式推进,保持其相对的封闭性和自主性。但是随着教育转化工作的深入推进,在教育转化工作的学员进出标准、日常教育工作和程序操作上必然容易松懈,从而容易出现忽视和损害人权的情况,并给别有用心之人以口实和借口,而这不利于我们教育转化工作和去极端化工作的长期开展。而且,从法治的角度来看,即使这种基于优先保护社会安全利益的价值选择而为的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实质上给当事人带来了物质和精神上更好的待遇,但是在普遍走向法治化的当今社会,若想保证该项措施的常态运行,在限制人身自由措施的适用上,就应当为其寻找合宪性和合法性依据,或者进行合宪性和合法性改造,并在适用程序上制定更加明确和规范的标准,将其规范化。因此,应当加强新疆乃至全国理论和实务部门对教育转化工作的法学研究,并适时促进关于教育转化工作的相关立法工作,从而保障教育转化工作的长期有序开展。

 

  (三)社会保障方面的完善思路

 

  为了给国家安全提供更坚实的基础,中央和地方各省区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不仅有力地改善了新疆地区的生活水平,而且也促进了整个西北地区的经济发展,为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建设奠定了物质基础。但是在今后的工作中,仍然有必要继续保持对新疆地区的支援力度和对西北地区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下的政策支持,从而为国家的走出去战略提供更加坚实的基础支持和物质保障,也为缩小东西部差距、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贡献力量。

 

  (四)消除民族隔阂方面的完善思路

 

  西北地区是大量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社会生活中经常发生不同民族之间的往来,产生民族矛盾和隔阂也是无可避免的。民族矛盾和隔阂的产生因素很多,但是要想消除民族隔阂,就必须从民族沟通和交流做起,而这必然离不开语言和文字。为此,必须继续强化对西北地区特别是新疆地区的语言和文化教育,全面提高当地群众的思想文化水平,为西北地区的民族交流、民族团结和社会安全奠定基础。

 

  (五)国际合作方面的完善思路

 

  虽然从现有的边疆防控状态来看,西北地区在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建设上已经做出了重大推进,但是随着我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快速推进和边境贸易的有效开展,在周边国家政治局势和社会状态发生变化的情况下,这些不安定的因素很容易借助便捷的交通和贸易渠道渗入我国西北地区,从而与我国内部的不稳定因素相结合,给我国西北地区甚至整个国家的稳定和安全带来威胁。因此,我们必须继续保持和深化上海合作组织机制下与周边国家的国际合作,并强化边境地区的防控能力,为我国西北地区的稳定安全和国家的长治久安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