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成果转化

预防青少年吸毒必须健全毒品预防教育体系

 ——以陕西省为例

 

陕西警官学院讲师,西北政法大学博士研究生张永林

 

  陕西省35岁以下青少年吸毒形势严峻,这对禁毒工作带来了严峻地挑战。为深入了解陕西省青少年吸毒特点与成因,提出预防青少年吸毒的对策,本项研究重点采用了资料提取、问卷调查、深度访谈和统计分析的方法,对陕西省吸毒青少年吸毒特点与原因进行了揭示,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预防青少年吸毒的关键所在。

 

  一、吸毒青少年特点

 

  一是受社会环境复杂程度的影响。社会环境复杂程度和青少年涉毒行为之间有正相关性。调查显示,经济发展好的地区,如在全省经济发展排名第一和第二的西安和榆林两市,相对吸毒行为高发(吸毒青少年人数排全省第一、二位)。经济发展较好的地区,一般而言其吸纳人口和进城务工的人数相对较多,社会环境和文化也更为复杂多元,青少年在这种复杂的社会环境、文化中更容易受到不良影响。

 

  二是吸毒青少年的经济状况较差。吸毒者吸毒前或初始吸毒时收入较高,吸毒成瘾后入不敷出,且因为吸毒影响到正常工作或失业,收入会锐减。调查显示,戒毒青少年有六成没有正常职业且收入偏低。调查青少年进戒毒所之前的职业,无业失业的占60%(其中无业的占25.2%,失业的占35.5%),有正当职业的,做司机的占8.4%,做个体生意的占7.5%,其他工作的占23.4%。青少年进戒毒所之前的收入大都较低,税后收入3000元以下的占近一半(49.6%),也有个别戒毒人员收入较高月税后收入10000以上的占8.0%。有58.2%的戒毒人员表示,其毒资主要依靠自己正当合法的收入,有28.%的人员表示毒资主要向父母等家庭成员索要或借款。

 

  三是初始吸毒行为低龄化明显。73.8%的戒毒人员首次吸毒在25岁以下。国内同类研究也表明约有80%的青少年第一次吸毒的年龄不到25岁。可以看出,25岁以前是一个人“三观”形成的关键时期,也是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重点时期,对于毒品预防教育而言,早期预防和干预至关重要。

 

  四是接受强制隔离戒毒的青少年中农村户籍的比例较高。强制隔离戒毒所的问卷调查显示,陕西省户籍的占85.6%,农村户籍的占66.4%。其中,陕西城镇居民户口的占27.9%,陕西农村(农业)户口的占57.7%,外省城镇居民户口的占5.8%,外省农村(农业)户口的占8.7%。

 

  五是吸毒青少年使用新型毒品的比例较高。全省在册吸毒人员,滥用新型毒品的约占总数20%。在18-35岁的青少年群体中,滥用新型毒品的比例占到了39.78%(其中冰毒、冰毒片剂滥用者占96.95%),高于全省平均比例。这说明对青少年的吸毒的预防,要重视、关注新型毒品、新精神活性物质滥用问题。

 

  六是涉毒青少年复吸率高、戒治难度较大。吸毒成瘾是一种慢性复发性脑病,表现为不可控制的、不顾后果的、强迫性的觅药和用药行为,以及对毒品持久而强烈的渴求感。戒毒、防止复吸是世界性的难题。据省戒毒管理局提供的数据,全省司法行政机关所属戒毒所中,收戒2次以上的戒毒人员占50%左右。

 

  二、青少年吸毒原因分析

 

  影响青少年涉毒违法犯罪的原因包括青少年自身的因素和外部因素两个方面。前者主要包括青少年是非辨别能力、身心发育状况、人格养成、三观体系、毒品知识、危害性的认识、抗拒毒品能力、行为习惯等因素。后者包含的内容相对复杂,有社会、学校、家庭各方面的因素,例如,家庭环境、父母教育方式、朋辈关系、社区环境、所在地毒品形势、开展禁毒教育宣传情况、毒品违法犯罪打击力度等多方面。从青少年主体方面来看,基于青少年自身的原因是其吸毒的决定性原因,这些原因集中表现为以下方面:

 

  第一,身心发育不成熟,易受不良社会习气和朋友圈感染。青少年群体往往渴望结交朋友,爱追时髦,受缺乏社会经验和自我控制能力不强的影响,加上社会价值观多元化和复杂化,容易形成不正确的三观,也更容易受身边“损友”引诱。经“朋友”引导更容易迈进涉毒违法犯罪深渊。对首次吸毒35岁以下的戒毒人员调查显示,57.58%的人第一次吸毒是因为朋友推荐,33.33%的人第一次吸毒是因为娱乐时追求刺激。

 

  第二,无知、盲目、好奇的从众心理导致对毒品缺乏抵抗力。毒品的成瘾性容易造成人的依赖心理,如前所述,成瘾是一种慢性复发性脑病。有被访谈的干警表示,吸毒原因多表现为人格类型,依赖型、享乐型和表现型的人较多,复吸更多是个人意志薄弱的原因,一些人员内心阴暗,为了吸毒,甚至对亲友采取违法犯罪手段获取毒资。

 

  第三,对毒品的危害性缺乏判断力。清楚毒品危害性的人,一般不会轻易尝试。与戒毒干警的座谈中了解到,部分吸毒人员对毒品有错误认识,竟然认为吸毒可以治病,可以减肥。有人称是由于消除病痛,消除疲劳、提高学习或工作效率等原因选择吸毒。有的吸毒者因不能正确处理个人情绪变化,试图通过毒品麻醉自己。统计已经被强制隔离戒毒的吸毒人员发现,青少年对毒品缺乏正确认识,有94.4%的戒毒人员认为吸毒会严重损害身体,有43.0%的人认为会危害社会或国家的利益,有29%的人认为会损害他人利益。说明很多吸毒人员即便正在戒毒期间,仍然不能全面认识毒品危害性。

 

  第四,禁毒法律意识淡薄。禁毒法律的学习,有助于形成更强的拒毒能力。已经被强制隔离戒毒的吸毒人员中,多数人都知道吸毒不会被刑法制裁。相反的是,只有73.3%的人认为吸毒会被强制隔离戒毒,32.4%的认为会被治安管理处罚(行政处罚),47.6%的认为需要社区戒毒。调查显示,35岁以下群众表示很了解禁毒法律规定的比例不高。可见当前仍有很多群众对禁毒法律知识缺乏了解。

 

  三、健全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

 

  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关心青少年健康成长就是关怀国家未来的发展,预防、遏制、减少甚至消灭青少年吸毒行为是所有中国人民共同的愿望。预防青少年吸毒,做好毒品预防教育工作,健全有针对性的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至关重要。全省毒品预防教育的资源分配、发展水平既受各地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也和地方党政领导的重视程度有关。中小学义务教育阶段做的比较好,而高等教育、继续教育、职业教育学校的毒品预防教育未能做到全覆盖。从投入的人财物资源来看,大都集中在城镇,乡村地区相对较少。其中城乡之间差异较大,偏远、落后地区投入较少。因此吸毒人员中,农村户口的比于城镇户口的多,文化程度低的比文化程度高的多,无业失业的比其他群体多。部分辍学在家和外出务工青少年等流动青少年属于高危人群,对其有针对性的预防教育工作很不到位。戒毒人员中有近六成(59.6%)的人表示在开始吸毒前,在学校或者社区均没有接受过毒品预防教育。另外,各地区毒品预防教育工作方式千篇一律,手段缺乏创新性。一些部门禁毒教育手段选择存在科学性考量不足的问题。调研发现,公共场所禁毒宣传警示标语和网络宣传是群众认为最有效的方式,一些地方自认为是创新手段而采用禁毒卡通、音乐会、参观戒毒所等方式进行的群众认可度却不足一半。调查表明,当前毒品预防教育存在同质化、表面化,针对性、有效性不强的问题。

 

  青少年之所以吸毒,是内外因综合作用的结果。其中内因有决定性作用,而内因的形成离不开外部环境的影响。调研发现,戒毒人员中,60.7%的人表示因吸毒被人发现过,其中93.8%的人也表示从首次吸毒到被公安机关发现处理这段期间,曾有人制止、劝阻或帮助自己戒毒,但是收效甚微。为什么禁毒部门每年投入大量毒品预防教育资源仍然无法彻底禁绝毒品呢?真正的原因还是当前毒品预防教育工作缺乏针对性。因此,需要完善毒品预防体系,提高毒品预防教育的针对性,帮助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三观,正确对待毒品。比较毒品预防教育在社会层面投入情况和吸毒青少年接受毒品预防教育活动情况,可以发现绝大部分的毒品预防的人财物资源投入在以社会大众层面预防为主的一级预防方面,而且一级毒品预防教育已经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完善的毒品预防体系应该是四级预防(见下表),相比之下更有针对性的二、三、四级预防工作尚待加强。

 

类型

 

策略

 

目标

一级预防(针对社会大众)

 

继续加强毒品预防教育和禁毒宣传力度

 

发动全社会力量共同抵制毒品渗透,形成无毒社会

二级预防(针对包括青少年群体在内的易染群体)

 

减少危险因素,增加保护因素

 

强化青少年对毒品的正确认知,拒绝毒品诱惑和危害

三级预防(针对吸毒但尚未成瘾者)

 

针对高危人群筛检,早期发现,介入或辅导

 

预防继续吸毒而成瘾,造成危害

四级预防(针对吸毒成瘾者)

 

结合法律、医疗资源,协助戒毒

 

有效治疗、降低危害、回归校园

               表: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的体系

 

  当然,预防青少年吸毒,需要坚持群专结合、预防为先、标本兼治的原则,充分发挥社会、社区、家庭的共同作用。一方面,依法切断所有毒品来源,青少年自然就无法获取及吸食毒品。另一方面,充分发挥社会、社区、家庭三位一体管控预防的综合作用,可以有效防止戒毒人员复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