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成果转化

我省民营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分析及对策研究

 

  为了进一步学习和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陕西省法学会结合陕西民营企业所面临的具体问题,探讨相应的法律保障措施,为促进企业健康发展,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搭建企业经济法治研究部门、实务部门与企事业单位之间的沟通交流平台,助力营造适宜企业发展的亲商助商环境。

 

  一、我省民营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分析

 

  1、民营经济规模偏小且自主能力不强、结构不合理、竞争力差。陕西省民营经济发展总量不足,整体规模偏小,且多以小微企业为主。伴随着外部环境变化、经营成本上升、利润空间压缩等因素,民营经济发展速度明显放缓。这一趋势说明由于缺乏核心技术和竞争力,民营企业容易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陕西省民营经济主要集中在劳动密集型、技术含量低的行业,高新技术产业相较于东南沿海省份偏少,多集中在技术含量低、资源利用率低、耗能高的产业,容易受科技更迭、环境和能源政策的影响。

 

  2、威慑式执法给民营企业带来较高守法成本。不同企业的违法原因和违法类型千差万别,应适用不同的规制手段。实践中执法机关不对民营企业的违法行为进行类型化分析和具体甄别,为了方便而统一,以运动式或者威慑型执法模式一刀切解决问题,会影响民营企业的合理预期,增加企业运营成本,同时促使民营企业为了生存而投机取巧。

 

  3、基础设施薄弱、服务体系落后。陕西大部分地区经济发展所依托的铁路、公路、电网、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仍显不足,不能满足企业快速发展的需求。特别是县域经济基础设施落后,难以适应产业集群、块状经济快速发展的需要。一些企业虽设立了工业园区,不少地区也建立了创业孵化园,但基础设施不配套、政策机制不灵活、产业功能不完善等问题普遍存现,严重制约了陕西民营经济的健康发展。

 

  4、融资难导致民营经济缺乏资金。陕西省金融产业发展相对滞后,国有商业对民营经济的支持十分有限。据统计,陕西民营企业仅能获得国有商业银行贷款总额的不足15%,大部分资金从民间渠道获取,而民间借贷的年利率平均达到20%。同时,其他融资手段十分薄弱,目前尚未形成较大规模的中心证券市场,直接融资渠道不畅通。担保、股权投资、商标专用权质押等进行融资的手段也发展滞后。

 

  二、民营经济发展的法律保障对策

 

  1、制定规制市场的法律规范应尽可能得到民营企业的认可。政府实施治理市场行为首先要拟定所依据的规则,合理规则是激发民营企业活力的前提。经济规制领域,行政机关享有行政立法权,也是规范性文件的制定者,这使其在规则制定中处于主导地位。但在治理任务复杂化和技术化不断增强的情况下,行政机关确立的规则往往是低效和不中立的。现代公共行政倡导通过利益代表参与行政立法和规范性文件的制定过程,提高行政立法和制定规范性文件的质量。

 

  对于民营企业而言,所有的经济活动都牵涉到选择,民营企业的经营活动就是在既有的制度安排之内做出收益最大的选择。要激发民营经济主体的活力,不应仅强调在给定的约束条件下有效配置已有的资源,更应当通过法律规范扩展和确定民营企业的选择空间。在行政机关制定规则时及时吸纳民营企业的意见,应尽可能减少对民营企业不必要的限制,明确已有限制具体影响,让民营企业理解规则、认可规则,并能预判对规则的解释,进而愿投入、敢投入。

 

  在经济升级和转型背景下,要发挥包括民营主体在内的所有市场主体的积极性,政府本身必须由教条的权威转向合作的权威,重视在治理规则的制定和实施中获得各类主体的认可和同意。提前了解治理行为可能引发的矛盾和问题,及时修改治理规则、变通治理行为、确定化解纠纷的途径,这样才能通过增强民营企业对治理规则的认可程度,在规则层面防患于未然,激发民营企业的活力。

 

  2、执法中应避免“一刀切”。传统上行政任务有限,实现手段单一,这是传统行政法模式运作有效性的基础,客观上则塑成了行政作用的基本形态——单面向的规制型态,即行政活动往往是一个不断通过执行法律以及规范个案的行政规制来限制、推动或压制社会的过程。随着经济规制目标的多元化,单面向的规制形态不足以实现依法行政中包含的实体价值。行政体系要随着行政任务的复杂化而完善和变迁,这需要不断在实践中通过柔性执法,及个案成功解决模式的推广,来丰富执法的内涵。在经济规制中,公、私主体的合作才能使每一方都更能发挥自己的优势,多元主体的协调与配合往往蕴含着治理方式的创新。通过合作能够使得经济规制真正成为法律的治理,而不再被简单地等同于权力的支配

 

  以合作范式而不是支配范式来执行法律规范,更加尊重市场的规律,能使人们主动寻找执法中利益冲突方的共识,并在此基础上通过谈判和协商达成即有利于企业,也有利于公共利益的方式。在法律规范的刚性约束下,通过维护民营企业的利益,来寻求企业利益与公共利益的统一才是对民营企业执法最好的方式。要避免一刀切的前提是让政府加强自身约束,增强执法能力。

 

  3、政府应全方位为民营企业服务。为了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应通过行政立法引导金融机构创新金融产品,引导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民间资本管理公司等地方金融组织在合规基础上通过贷款、担保、股权投资等形式为民营企业提供资金支持;推动应急扶持资金业务开展,加强对企业过桥资金支持,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鼓励企业利用股权、商标专用权质押进行融资。

 

  为降低民营企业用人成本问题,行政机关应积极指导企业改善用工环境、建设企业文化、提升员工基本生活水平,通过改善用工环境减少员工流动,缓解企业用工的压力;帮助企业制订规范的劳动合同,建立员工激励机制;积极帮助招聘人才,通过便捷落户、住房补贴、发放奖励等优惠政策吸引人才。

 

  为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本地区要提高基础设施建设的效率,避免重复投资,浪费资源。由于基础设施投入,可以降低交易成本,便于企业扩大生产,因此应当针对陕西的经济结构现状和发展目标,针对不同行业对公共设施的需求程度提前进行规划,合理利用资源。

 

(来源:省法学会综合部  2018年1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