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9年4月20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运用研究

基于交易平台的大数据交易的法律监管

 

  近日,西北工业大学人文与经法学院法学系主任张敏撰文,就大数据交易的法律监管提出了建议。

 

  一、基于交易平台的大数据交易模式

 

  按照各交易平台制定的交易规则显示,现有的大数据交易平台对于自身法律地位及权利义务的界定基本有三种形式:第一种,明确将大数据交易所界定为自律性法人,明确大数据交易所的监管职责,如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第二种,没有明确界定大数据交易所自律性法人地位,但明确规定大数据交易所的监督审核的权利,如中关村数海大数据交易平台、安徽大数据交易中心;第三种,既没有明确界定大数据交易所自律性法人地位,也没有明确规定大数据交易所的监督审核的权利,会员自主登记注册即可称为会员,对于会员的资格,交易平台并不审核确认,如哈尔滨数据交易中心、华东江苏大数据交易中心。但无论是哪一类交易平台,大数据交易所均始终以营利为目的、长期持续的进行经营性行为,其法律性质应确定为商事主体。

 

  二、大数据交易法律监管的原则

 

  目前,我国在大数据交易的法律监管方面的政策法规几乎没有,地方政府中仅有贵州省出台了全国首部大数据地方法规《贵州省大数据发展应用促进条例》,但仅从一般民商法角度对数据交易需要遵守的基本原则、交易合同及交易场所做了原则性规定,并未凸显大数据交易与一般交易的差别。基于大数据与一般交易对象的不同,在大数据交易的监管中,保证大数据交易安全、自由流通才是重中之重,大数据交易法律监管的目标,实质上是要实现大数据交易安全与数据自由流通两大立法价值之间的平衡。

 

  1)交易安全原则。根据《中国大数据交易产业白皮书(2016)》,大数据产业链包括六大方面:数据源层、硬件支持层、技术层、交易层、应用层、衍生层,大数据交易只是大数据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就大数据产业现状和发展趋势而言,六大环节中应用层发展最为迅速,在技术层、数据源层以及衍生层支持下,在大数据相关产品及应用的不断普及的背景下,未来五年,应用层规模将达到应用市场规模份额的40%,至3187 亿元。为满足应用层对大数据的交互、整合、交换的需求,大数据交易也将进入迅猛发展期间。大数据交易是大数据流通的重要途径,大数据产业各个层面之间已经通过大数据交易的方式实现数据流通并实现数据价值的兑现。因而,大数据交易的发展,既能打破行业信息壁垒,实现信息共享,又能够完善大数据产业的生态环境,实现各个层面的协同进步,推动大数据产业链的全面发展。

 

  交易安全对大数据交易产业的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交易安全之下,不但能够保证交易双方财产不受损失,还能够保证交易双方的预期利益得以实现,并最终实现双方的经济利益和交易目的,以实现法律保护交易各方利益、促进交易的法律目的。交易安全是法秩序价值的体现,大数据交易本质上是以大数据为标的物的商事交易,大数据交易立法的目标就是通过建构合理的健全的法律制度,实现大数据交易正义的社会秩序。

 

  2)数据自由流通原则。自由是法律在商事交易中期望实现的重要的价值目标,自由原则也是商事交易中的重要原则,契约自由、交易自由都是自由的价值目标和自由原则在立法中的体现。作为商事交易的大数据交易,其自由原则体现为数据的自由流通原则。数据的自由流通首先是指数据动态流通中的自由流通,即数据可以通过交易的方式,在市场主体之间流通。大数据交易中,市场主体可以根据自身的需要,自主选择交易的相对方,自主决定需要交易的数据的范围、数量、种类、品质、规格等交易内容。另一方面,数据的自由流通也体现了反对数据垄断,反对通过自身的地位优势、技术优势控制数据,垄断数据交易,对数据交易和数据共享造成实质的障碍。

 

  三、大数据交易的监管模式——自律监管与行政监管并行的监管模式

 

  实践中,大数据交易平台不仅提供交易规则,还承担着审核交易主体资格、监督交易行为的职责,无论第三方主体是否将其定义为自律性法人,其都在一定程度上诠释着自律性法人的角色。

 

  从技术层面看,大数据交易存在着数据准备技术、数据存储技术、数据平台技术、数据处理技术等数据交易的标准化问题。从市场层面看,大数据交易是大数据产业中数据价值兑现的核心环节,对于协调与平衡大数据产业各环节的协同发展意义重大。对于大数据交易技术性和大数据交易在大数据产业中的核心地位,单纯的政府监管既不能满足技术性的要求,又不能过于干涉经济生活以实现全行业协调发展,无法实现对大数据交易的法律监管目标。因而,大数据交易应确立自律监管与行政监管并行的监管模式,由政府部门和大数据交易平台分别承担监管职责,并按照政府部门整体监管、大数据交易平台具体监管的原则各自监管。同时应明确各自的监管范围,明确法律与行业规范的边界,授权大数据交易平台通过制定平台交易规则等行业规范的方式实行具体监管。

 

  四、大数据交易法律监管的内容

 

  大数据交易的监管应确立自律监管与行政监管并行的监管模式,由政府部门和大数据交易平台分别承担监管职责,并按照政府部门总体监管、大数据交易平台具体监管的原则各自监管,同时立法中应明确各自的监管范围,明确法律与行业规范的边界,授权大数据交易平台通过制定平台交易规则等行业规范的方式实行具体监管。对于具体监管内容,则应针对不同的监管事项确定法律与行业规范分别监管的范围。具体如下:

 

  1)对于大数据交易中交易平台,应由法律规定大数据交易平台的企业性质、注册资本、人员及管理制度等方面的条件,并明确大数据交易平台的对交易行为的监管职责,授权大数据交易平台通过制定交易规则等行业规范进行监管的方式。数据卖方、数据卖方的资格,在法律规定的原则之下可授权大数据交易凭证明确具体标准并予以审核监管。

 

  2)对于交易范围,政府数据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开的数据可作为交易标进行交易。对于个人数据和企业数据,可以采用负面清单模式明确确定交易范围。

 

  3)对于交易价格,应本着契约自由原则,由买卖双方协商确定交易价格。大数据交易平台可根据不同种类数据的品种、时间跨度、数据深度、数据完整性、数据样本及数据实时性的特点,确定不同种类的数据价格机制。

 

  4)对于数据质量,应成为法律监管的重点。应针对数据清洗、数据整合、相似记录检测、数据质量评估、数据质量过程控制和管理等事关数据质量的各个环节,建立数据质量监管的程序,并确定各个环节中的监管重点。应明确数据质量评估机构的地位、职能和作用,并由政府组建数据质量评估机构或指定数据质量评估机构,作为数据质量的最终决定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