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运用研究

关于中级法院员额法官数量不足情况下

吸纳未入额法官参与办案的建议

 

针对当前部分中级法院员额法官数量不足,加剧“案多人少”矛盾,致使合议庭组成困难等问题,建议吸收部分未入额法官参与办案。

 

  一、建议允许部分未入额法官参与办案。笔者认为,从应然角度看,未入额法官办案不符合司法责任制改革法官精英化的改革初衷,未入额法官不享有入额法官的工资待遇和职业身份,其办案积极性、办案质量难以得到保证。但从实然角度看,是否准许未入额法官办案,应因院制宜,一是根据各中院案件的饱和度进行测算,以中院每名员额法官年均办案150件案件为办案数量饱和值测算,如人均办案超过150件,则应允许未入额法官办理一定数量的案件,以缓解案多人少的矛盾。二是根据各中院未入额法官的业务能力进行权衡,如未入额法官中部分法官并非业务能力问题而未能入额,而是由于员额法官名额有限在“优中择优”的情况下未能入额,如担任庭长、副庭长职务的法官何具有较长办案经历的法官,则应允许其办理一定数量案件,以最大限度盘活用足审判资源,避免优势审判资源无谓浪费。三是从保持队伍稳定性的角度出发,各中院未入额法官中均有担任庭长、副庭长职务的法官和部分办案能力较强的青年法官,如完全禁止其办案,其原有的职业尊荣感势必受到影响。四是从员额法官后备人才的培养角度出发,如禁止未入额法官办案,在员额法官递补时,法官助理直接过渡至员额法官,其能否胜任员额法官角色,令人生疑。故,笔者认为,在紧贴顶层设计的基础上,应允许未入额法官办案少量案件,并对未入额法官的办案类型进行明确限制,如可允许其办理简单的二审案件、减刑假释案件等以及作为合议庭成员参与案件合议,从而保持其办案的亲历性,使其在过渡至员额法官之后可快速转变角色,适应角色。与此同时,对于绩效奖金的分配,可根据未入额法官的办案数量、质量和效果,给予其在奖金分配上的倾斜,以充分调动未入额法官办案的积极性。

 

  二、建议吸纳未入额法官组成合议庭。《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第一审民事案件,由审判员、陪审员共同组成合议庭或者由审判员组成合议庭;《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基层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由审判员三人或者由审判员和人民陪审员共三人组成合议庭进行。但由于中级法院所审理的一审民事和刑事案件往往案情重大复杂,鉴于人民陪审员在参与审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中专业知识的欠缺,中级法院一审案件全部由员额法官和陪审员组成合议庭审理并非最佳选择。而由于员额法官数量有限,一审案件全部由员额法官组成合议庭将会造成员额法官忙于开庭无暇办案的现实困境。故笔者认为,在员额法官数量有限、人民陪审员法律专业知识欠缺的情况下,可吸纳有较强办案经验的未入额法官组成合议庭,从而充分发挥法官自身的专业优势,确保中级法院一审案件的审判质效。对于中级法院一审案件,可由员额法官、未入额法官及人民陪审员组成合议庭,或由员额法官与未入额法官组成合议庭。二审案件由于仅能由审判员组成合议庭,在部分中级法院员额法官数量严重不足的现实情况下,如果二审案件全部由员额法官组成合议庭,将大量挤占员额法官除开庭之外的办案时间,员额法官将忙于开庭而无暇处理开庭之外的办案实务,从而加重了法官助理工作负担,最终使法官助理成为实际办案人,显然有违司法责任制改革的初衷。

 

  三、建议分类吸收未入额法官组成合议庭。按照“谁办案、谁负责”的改革要求,以员额法官为核心的审判团队理应具有相对的独立性,但由于部分中级法院员额法官数量不足,完全由员额法官组成合议庭负责中院所有一审、二审案件的审理显然与实际情况不相切合。为此,笔者认为,可针对一二审案件采取不同的合议庭组成模式。对于中级法院一审案件,可采取三种合议庭组成模式,一是由员额法官组成固定合议庭进行审理;二是针对案件的难易程度和审理需要由员额法官与人民陪审员组成合议庭审理;三是可由在员额法官调配困难的情况下,可由员额法官与办案经验丰富的未入额法官(如未入额的庭长、副庭长)组成合议庭,或由员额法官、未入额法官及人民陪审员组成合议庭审理,在以上三种组成模式中,均由承办该案件的团队员额法官担任审判长。对于中级法院二审案件,可由员额法官与未入额法官径行组成合议庭审理,由员额法官担任审判长。对于中级法院一审案件,如吸纳未入额法官作为合议庭成员,则该未入额法官应是未入额的庭长、副庭长或具有三年以上独立办案年限的审判员。对于中级法院二审案件,如吸纳未入额法官作为合议庭成员,则该未入额法官应是具有两年以上独立办案年限的审判员。

 

  总之,笔者认为,对于员额法官数量不足的中级法院,由于未入额法官仍具有法官资格,不能对未入额法官能否办案、能否作为合议庭成员采取“一刀切”政策,为缓解“案多人少”矛盾,推进员额法官梯队建设,应允许具备相应资格条件的未入额法官承办规定类型和数量的案件,并作为合议庭成员参与案件审理,从而最大限度盘活用足现有审判资源,最大程度激发改革的内生动力,最大可能地推进改革后审判执行工作的良性运转。

 

  来源:铜川市法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