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运用研究

互联网经济的三大法律挑战及对策


  日前,湖北省法学会经济法学研究会会长刘大洪在湖北省法学会一项研究课题中,分析了我国互联网经济面临的三大法律挑战,并提出了相应对策建议。


  一是市场经济的价值理念尚未厘清


  互联网经济时代,市场经济模式发生突破性转变,但与信用相关的“游戏规则”并未健全,互联网经济中暴露的钓鱼软件、违法广告、P2P信贷骗局、微商假冒伪劣商品等屡见不鲜,严重制约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等深层网络应用发展。据统计,用户对网上交易安全性最担心,其中骚扰、广告电话和广告违法短信的用户覆盖率均在75%以上,通过手机病毒、恶意软件窃取用户信息占20%,消费者对产品质量、售后服务及厂商信用非常担忧。同时,由于历史原因,政府的一元化权威治理使其无法置身于市场主体之外,既可能发生因政府权力积极介入市场导致政府失灵和过度干预,也可能发生因政府权力消极介入市场导致执法缺位问题发生,如在互联网金融安全领域,原本属于监管部门的职责,一些地方却简单规定为互联网平台企业的义务,加大了平台责任。


  要进一步加强互联网市场信用宣传力度,广泛动员政府与市场资源参与社会诚信建设,重视应用互联网技术的反欺诈、反不诚信能力,优化互联网市场道德秩序。同时,规范政府执法行为,完善制度规则,实现依法“让位”、依法“到位”,坚决杜绝政府执法逐利行为的发生。


  二是互联网经济的法律规则尚不完善


  现有与互联网有关的法律法规多集中于互联网的管理、安全方面,而有关适用于互联网经济的专门性立法几乎空白,相关规定大多散见于各部门法规中,没有形成完整的法律体系。如在互联网交易中,合同法虽借鉴了联合国《电子商务示范法》对电子合同的规定,但只是确认了合同除以传统书面方式外,还可以以电子数据交换和电子邮件作为其表现形式,对于互联网合同履行、电子支付、违约责任问题没有具体规定;互联网金融中,相关法律法规还沿用证券法、保险法、商业银行法等规范,就如何认定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属性、市场准入条件、网络借贷平台监管等具体问题,仅有一些法律位阶较低的部门性规章和规范性文件;而基于互联网媒介的市场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认定、垄断行为的界定标准等,也无明确具体的法律法规。这些问题均阻碍了互联网经济的有序发展。


  应进一步完善互联网经济立法,重点突出市场规制立法工作,构建包含以竞争法为主的一般市场规制法和以社会性规制、经济性规制为代表的市场规制整体法律规范体系,加强社会公共利益和合同第三方的法律保护。其中,一般市场规制法调控市场竞争行为,完善互联网经济市场准入、合同履约、违约责任以及市场监管等相关规则;特殊要素规制立法调控包括社会与经济性规制两方面,前者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食品安全法、环境保护法等,后者如互联网行业与产业立法及银行业监管法、证券法等。


  三是互联网市场监管模式相对滞后


  首先,传统监管模式滞后于互联网经济创新。互联网经济创新是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融合,是产业间的跨界。而传统监管模式是单一的垂直监管,各监管部门各自为阵,缺乏联动、灵活性的应对机制,过度监管和消极监管并存,如互联网金融跨越银行、保险、证券、互联网等多个行业,在市场准入方面,各监管部门均设立各自门槛,使经营者成本攀升。其次,互联网市场行政性监管过于严格。互联网经济下,行政监管保持了高度的警觉性,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监管实效,但客观上又制约了互联网经济的活力,如一律要求网络平台经营者对网店经营者进行实名登记和审核,不仅给网络平台带来许多技术和监管方面的成本压力,还阻碍了网络平台灵活地根据不同领域消费者需求、消费投诉情况等采取不同的监管方式。再次,监管方法和手段落后于互联网经济创新实践。监管部门习惯沿用传统的监管方式,如针对商品的质量、名称、价格等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现场执法检查。实践中,电商经济的假货问题严重,工商部门管不过来是不争事实。究其根源,监管部门忽视了互联网经济活动相当程度上是在线上完成,具有对信息的高依赖特性,相应的监管就应以信息监管为主。其监管方向应是对网店经营者是否具有故意夸大商品销量、故意抬高评分、故意雇人写好评、故意删除差评等行为作出相应判断和处置。


  要进一步优化市场监管模式,整合政府、社会及企业等各方监管资源,聚合监管力量,发挥监管合力,增强运用信息技术参与市场监管的能力,提升互联网金融的市场监管质效。监管部门应在开发应用高端监管新技术的同时,加强与企业、行业协会合作,构建和完善协作公共治理体系,提升法治化管理水平,运用法治方式推进信息技术监管在实践中的应用。要适当柔化监管手段,给予互联网经济适当成长空间,避免采用一关了之、一禁了之的硬性监管模式,既强化政府对快速多变市场的规制,也坚持正当、谨慎的适度干预,一方面,国家对社会经济活动的干预必须依法设定,不得擅自干预;另一方面,国家干预经济必须符合市场机制自身的运作规律,不能因干预而影响市场主体必要的经济自由以及经济主体创造性的发挥等。


  来源:中国法学会《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