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法学会:   西安   宝鸡   咸阳   铜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汉中   安康   商洛   杨凌   韩城
    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法学研究 | 运用研究


努力发挥破产法律制度在推动供给侧改革

和清理僵尸企业方面的作用

 

    西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西北政法大学破产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杨春平的研究成果《我国企业破产法实施十周年回顾与展望》对我国《企业破产法》实施中存在的问题,就如何在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更好的发挥企业破产法律制度的作用,从转变观念、基础制度建设、强化破产审判、完善立法以及相关配套制度建设提出了建议。


   一、我国企业破产法适用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存在的突出问题就是所谓的“两难”:立案难和审理难。


   所谓“立案难”(在许多情形下被称为“启动难”),就是破产案件在法院很难立案。2007年6月1日《企业破产法》生效后,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人民法院受理的破产案件不但没有增加,反而还逐年减少。


  造成破产案件“立案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破产案件的审理难。其中一个最为突出的特征,就是大多数进入破产程序的企业已经严重资不抵债,绝大多数企业已经几近无产可破。


   二、司法实践中破产案件的“审理难”的主要体现


   1、案件复杂。特别是涉及民间借贷、商品房建设与销售、上市公司重整、关联企业合并破产等类型的破产案件;2、绝大多数破产企业严重资不抵债,许多企业已经几近无产可破;3、许多案件如果没有政府有关部门的介入则无法审结;4、破产程序与民事执行程序冲突严重;5、管理人制度在实践中暴露出了诸多问题;6、关联企业合并破产问题、无产可破案件破产费用的支付问题等许多具体问题的处理没有可供依据的规则和程序;7、破产案件审理普遍存在审理周期长,成本高,破产企业的债权难清收,以及由破产案件引发出的相关纠纷(破产衍生诉讼)多等问题; 8、案件之外的一些因素也不同程度的影响着破产案件的审理,特别是一些具有某种敏感度或者可能造成社会不稳定的破产案件,审理起来就更加困难。


    三、如何强化破产法律制度的有效适用 


   (一)在指导思想上要强化破产法律制度的地位和作用。


目前法院所形成的“强执行,弱破产”的格局不是一个应对债权债务纠纷和实现“市场出清”的正常格局,应该尽快得到纠正。为此,不仅要努力培育基于市场价值要求的破产法律文化,而且还要在立法上和司法审判中强化破产法律制度的地位和努力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二)最终建立《企业破产法》有效发挥作用的制度性条件。


    要能使我国的破产法律制度有效的发挥作用,必须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从体制上消除行政权力对市场资源的过度干预和不正当配置,发挥市场机制和法律机制在市场资源配置过程中的主导性地位和决定性作用。这可以说是破产法律制度能够有效发挥作用的制度性基础和体制性前提。


   (三)强化人民法院商事审判的功能。


    目前,我国部分法院组成了“清算与破产审判庭”,但整体发展全国各省表现非常不平衡,限制了法院商事审判功能发挥。法律制度是商事法律制度的一个重要构成部分,由于破产案件属于非讼案件,所以具有许多自身的特点。当前,应当在民商事审判中逐步突出商事审判的重要性和独立性,在法院内部确立起更加有效的商事审判机制。


    (四)完善破产管理人制度


    着力建立动态、开放、专业、自律、可监督和可评价的管理人制度。包括:(1)打破管理人选任的地域限制,建立更加开放和更加具有活力的管理人名册制度。(2)实行案件分类和管理人分级制,建立多层次、细分化、专业化的管理人制度。(3)建立管理人援助基金,解决管理人苦乐不均和管理人报酬的实际支付问题。(4)设立管理人协会,加强管理人队伍的自律性管理和队伍的建设及整体水平的提高。(5)建立管理人履职评价机制和追责制度,按照优胜劣汰的市场规则,促进管理人制度的健康发展。


   (五)补充规定关联公司合并破产的法律适用规则。


   在这方面破产立法和有关司法解释要回答和解决以下问题:(1)适用合并破产的法律条件,是坚持单一(人格混同)条件,还是坚持混合条件;(2)在破产实务中如何界定“人格混同”,相关公司人格的否认是必须通过单独的诉讼程序还是可以通过债权人会议表决基础上的法院裁定形式来加以解决;(3)如何确立实质性合并破产和关联企业各自分别破产的适用条件;(4)在实质性合并破产中如何平衡不同企业债权人的利益。


    (六)完善别除权行使的法律制度。


    别除权法律制度不仅仅涉及担保优先权和法定优先权人的特定利益,而且还直接影响着破产程序能否顺利进行。鉴于实践中破产财产已经绝大部分存在各种优先权这一突出特征,所以必须要加快完善别除权法律制度。具体措施包括:(1)引进别除权的概念。因为完整的别除权制度可以更有效的界定破产程序中的各种债权的性质及地位。(2)确立别除权行使的期限制度。(3)确立别除权标的物强制收回制度。(4)确立破产管理人有权自行决定对别除权标的物进行价值评估制度。(5)在破产财产分配制度中规定别除权行使的除斥制度。(6)在破产程序中规定别除权纠纷的审判管辖。(7)明确民商事立法所规定的法定优先权与别除权的关系。(8)增加规定动产浮动抵押担保和让与担保、所有权保留等非典型担保形式在破产程序中的适用规则。


   (七)完善和改革破产法律制度有效发挥作用的制度配套条件。


    鉴于实践中破产审判其实际内容已经远远超越了单一的司法审判这一特征,所以要能有效发挥破产法律制度的作用,就得相应进行配套制度的改革和完善。具体包括:(1)推动建立破产协调机构,形成所谓“府院破产协调机制”,化解破产案件审判中存在的种种社会矛盾和审判难点。(2)改革破产企业注销程序,免除企业注销所需的“完税证明”,尽快实现破产清算程序的“出清”目的。(3)完善破产企业不良金融债权核销及处置制度。(4)解决破产程序中涉税关系的处理。在破产程序中税收债权如何申报,欠税产生的滞纳金如何处理,税收债权和有担保债权的关系,以及处置破产财产发生的税款性质如何界定等诸多问题都有待通过相关立法加以界定和理清。(5)解决破产重整之后企业的信用恢复(修复)问题。



(来源:陕西省法学会《要报》2017年第3期  2017年7月11日)